阿无

替你高兴

爸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在和亲友打10血战娱乐玩。

22点50分。

爸爸在那头絮絮叨叨地讲,说实话我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只是机械地重复着“嗯”“好”的字眼。很奇怪我没哭,哭不出来,就像是泡在水里,潮水慢慢覆上来,直到整个人被淹没,全部感官被堵住。只是手不停地抖,抖得我几乎鼠标都抓不住。

爸爸让我不要立刻打电话过去,第二天再打吧,他们那现在很忙。

嗯我都知道。

挂了电话之后我继续打着本,直到十二点大家又愉快又崩溃地结束并说晚安。我下了线,听歌。

躺下去上路去别太念挂这里

倘若这绝症让你太泄气萎衰

我愿抱你过最後行程背上你恐惧

为你平伏情绪

 

不知道怎么描述当时脑子里的想法。应该是特别特别难过的,然而总觉得松了一口气。

是啊松了一口气。

疾病是多痛苦的事,一年来不停地住院出院再住院,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折磨吧。

虽然我没有一直看着你,然而每次见面或者打电话,总是知道的。不能早上起来去晨运,不能吃甜的,渐渐地没有力气,没有精神,我看着你的样子,就像是有一根针,扎进我皮肤里,细微却忽略不了的痛。

所以说走了也好,不然总担心你要走。

而且,再也不用受这些乱七八糟的痛苦了吧。

旧日绊脚的顾虑你终可跨过去

现在踏进远方的天国里重拾到生趣

爬上床缩进被子里,结果才开始慢慢哭出来。我努力想回忆起有关你的一切事情,但是却模糊而不真切。或者说,我记得的太少了。

只记得你拉着我的手拍着我手背说,婆婆最疼你了啊。

只记得挽着手一起去菜市场买菜,问我想吃什么。

只记得你陪我去买杂志和周边。

只记得暑假结束回家上车的时候你来送我,说大个女了以前回家总是哭,现在不会啦。

还有很多别的,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

突然想到以前妈妈说,你最喜欢的是你外婆啊,我和你爸都比不上。

是啊,我最喜欢你了。

就像心头上的一块肉。

然而现在那块肉被剜走了。

 

很晚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起来室友还在睡,我去阳台打电话。

一听到外公声音眼泪就忍不住了,听着他说对啊你婆婆走了,我才有点真实感。

其实我说不出来安慰外公的话,我觉得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大家都是一样的难过。

总之,走了也好。

不必再受疾病的痛苦和折磨,一年多了终于能画上句号,虽然并不是好的结局。

但是,还是替你高兴的。


评论(4)
©阿无 | Powered by LOFTER

请让我见暗夜里有天光照破诸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