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无

#一篇粗略的短打
#现代paro,曦澄
#许久没写过文,本身也是个文废,如果ooc了请多担待!【土下座
#希望阅读愉快(如果能读完的话otz
#辣鸡lof手机客户端居然只能发表图片,之后用电脑再把图片去掉好了。

“嗯……曦臣是吧?稿子要下午才出来,可以让你做一下校对,还有一个编前会到时候你也跟着去听一下。上午的话就看看报纸吧。”总编笑着对眼前这个年轻男孩子说。
报社来了个实习生。
对于他们这种大报来说,编辑中心已经很少招收大学实习生了。而且很多事情出于内部事项,也不会让实习生涉及。所以实习工作意外的轻松。
蓝曦臣微笑着道谢,就回到自己座位上翻阅报纸。上午的办公室几乎没有什么人,安静得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
“你说什么?!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要整理好发票吗?还有和对方敲定详细事项的时候为什么不带样稿?你是猪吗!”
就在蓝曦臣看报纸看得快要睡着的时候,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说话声惊醒,揉揉眼睛转过头,就看到一名穿着暗紫色衬衫的青年走进来,眉头皱得快要打成一个结了,嘴里还噼里啪啦数落着电话那头的人。
“啊~肯定是哪个新人又犯错了被他抓着了,明明自己也是个才进来没多久的人嘛,不过工作能力的确很厉害。”隔壁桌子的编辑姐姐凑过头来对蓝曦臣小声说,“他叫江澄,脾气在编辑部出名的差,说不定后面会让他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蓝曦臣应着编辑的话,眼睛却还盯着仍在喋喋不休的江澄看。他说话的声音有点大,落在宽阔的办公室里甚至有些微回音。眉目清秀,眼尾略有些上扬,无端带着一种凛冽的妩媚。
——长得很好看啊。

“校对做完了是吗?接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总编低头看一眼手表,“都已经六点了,下班去吃饭吧,辛苦啦。”
蓝曦臣点点头道谢,收拾完东西之后走向门口,下了台阶之后就是电梯。刚走出大门,他就看到不远处在电梯前的江澄。
正寻思着要不要打声招呼,蓝曦臣便看到了他回家之后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笑的一幕。
同样应该也是下班的江澄,可能以为周围没人, 突然特别荡漾地360°托马斯旋转跳跃像跳芭蕾一样蹦起来往前倾拈起兰花指按了电梯按钮——然后扭头就看到不远处刚走出门口的蓝曦臣。
空气瞬间凝固了。
蓝曦臣脸上还是挂着和煦得体的微笑,虽然心里已经绷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弹幕的铺天盖地。
他想,江澄大概是因为工作做完了心情愉悦?
可是这种小孩子般的夸张举动,跟上午那个脾气暴躁的形象太不一样了。
这种反差太可爱了。
他看到江澄盯着他愣了两秒钟后迅速转移视线,内心已经感受到对方恨不得杀了他的尴尬。
但却让蓝曦臣觉得更可爱了。
此时电梯门打开,蓝曦臣跟在江澄后面进了电梯,他带着笑对站在他前面的人说:“前辈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冒昧问一下,您可以做我的指导老师吗?”

#这是我前天去报社实习亲眼见到的事情。
#那位大哥完美流畅的动作让我现在想起来还是绷不住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就突发奇想把澄妹代入了,个人觉得意外的萌!于是就有了这篇短打w
#至于曦澄就是我的私心啦wwww

评论(10)
热度(25)
©阿无 | Powered by LOFTER

请让我见暗夜里有天光照破诸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