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无

写给红叶的情书

【 嗯……既然情人节,就来一发告白吧。
   写给我最喜欢的写手太太——风鸟院红叶。

   这篇东西我是不敢给她看的,实在是太需要耻度。
   但我需要个地方放起来,所以就搁在这吧。      】

 

 

有人问周国平,如何处理人际关系。他答,尊重他人,亲疏随缘。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周国平,但是有些话说得还是极对。他说“灵感也许是将心比心,一个人若能真诚地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那么他就会发现人类心灵里某些共同的秘密”,他仍然可以给我一些我想要的东西,不至于我在表达中挣扎得那么难堪。

  

关于认识的过程,简单得就是一杯茶喝完的时间就可以叙述完。2012年那会我读高二,国庆放假回家看完了世初。那时候我网上交流的阵地还在贴吧,看完世初之后就进了世初的吧里。然后,在首页一眼看到了红叶的《光阴骑士》。

 

那时红叶的文已经连载了一段时间了,好像大概是更到了第三章还是第四章吧,当时一口气看完,惊诧于你描写人物和风景的笔触,细腻美好的感觉仿佛触手可及。第一次留言就收到回复,于是又惊讶了一次。翻翻帖子发现每一个留言的人你都认真回复了,或长或短,但是都能让人满满的热情。嗯……总之就是很开心吧,然后就开始关注着等更新了,每次看完之后就认真留言,接着等着你的回复。就这么《光阴骑士》完结了,然后你开了新坑,《海上明月共潮生》、《他的王》(这个坑掉了TAT)……每一篇都有看。在你说了自己的新浪微博后我也跑去注册了一个然后关注你,结果又是意外的,你回fo了我。当时就有一种“中奖了”的感觉,虽然每个人你都回fo啦(笑)。

 

从微博慢慢地又了解了一些关于你的信息。原来你是理科生,在吉林大学读书,嗯专业具体我不知道,反正在我这个废柴的文科生眼中是非常高大上不能理解的东西。然后现在你在米国,每天都奋斗着,偶尔也会有消极的心情。三毛说过一句话,我只记得大概的意思,即是没必要把整颗心都交给别人窥视。所以谁都没有必要去完全了解一个人,我只是偏颇地看到,你有多淡定也就有多吐槽,但你是在真实地运行自己,你是值得我尊重的。“好厉害的人啊……”,现在也还是常常这么感叹着,也会感觉自己很卑微很一无是处,羡慕着仰望着你,然后暗暗地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成为那样厉害的人。

 

这种尊重这种羡慕常常让我想为你做一些小事,又羞愧于做不到。记得当时我信誓旦旦地说要努力写出《光阴骑士》的文评出来,到了现在我也没能交出这份文字。其实当时我是有写的,但总是涂涂改改,完全表达不出心里的想法。看到别人写的很漂亮的文评,就觉得很没信心,时间一拖,也就这么搁置了。不过应该你也没有记得,不记得就好了。

 

除夕跨年那晚在微信跟你用语音聊天,刚开始紧张得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怕话题接不下去怕你觉得无趣什么的,结果后来还是聊了很久。很开心很开心,文字拙劣的我大概只能用这六个字表达我的心情。从没想过能够那么接近。世初之后你开始写黑蓝和进巨的同人,这两部动画我都没有看,所以你写的同人文也我也就没有看的背景。而且那时高三,忙于高考的我也没有时间上网。很开心你一直记得我这个小透明,每次看到你的回复喊我百度ID的昵称都很欣喜。你有很多很多好朋友好基友,他们也都是厉害的人,所以我想,你记得我真是太好了。

 

进了大学里,友情更需要花费时间和心力去辨认,没法庆幸地想着,还能得到别人的宽容、理解和保护,所以一言一行都更小心,越来越偏离从前的自己。但我想你不一样,你是一个敢做自己的人。在你面前,我仍然是一个小心的人,生怕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我想,你会毫不温柔地跟我说,没必要的。

 

这些话早就想写了,怕写得矫情,写得俗气。不过现在写出来也还是很矫情很俗气就是了。不过写得不好,也没什么吧。

 

认识你也不算很久,却一直在你给的惊喜中,暗自欢喜,没有更多的回报。你是一个温暖的人。希望有一天,在你的梦里,递奶茶的人是我,毫无形象地跟你面对面火拼美食的是我,而这一天,也不再是梦。

 

写到这里,来一句烂俗的表白:红叶,我喜欢你。

 

也许用东北话讲会更好呢。

评论
热度(1)
©阿无 | Powered by LOFTER

请让我见暗夜里有天光照破诸方。